当前位置:主页 > 驱动和软件 >

驱动和软件

深度贫困地区、革命老区的公路项目建设
    按照陈睿的说法,去年B站UP主创造的流量内容占比大概是68%,今年大约有三分之二或70%的内容播放量,是来自UP主自制和原创的内容,余下大约30%的内容集中在动漫、影视剧和纪录片。影视剧下架对B站流量的影响大概在10%左右。
  “在这次清查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一些内容被误杀了,目前已经陆续上线。”陈睿指出,内容的审查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至少还要一两个月,通过审查的内容会陆续上线,没有通过的,就永远不会恢复了。”
  商业化变现之路
  成立于2007年和2009年的A站和B站,以视频分享和弹幕文化吸引了广大的青少年用户,目前已经发展成国内最有影响力的两个二次元聚集地。
  按照iResearch的预测,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在2016年达到了2.7 亿人,其中核心二次元用户约7000万人。 二次元正在从“小众”“亚文化”的范畴向主流进发。根据极光大数据显示,过去一年,A站和B站渗透率差距进一步拉大,截至2017年6月25日,A站渗透率约为1.06%,B站约为6.83%。从数据变动曲线可以看出,B站渗透率持续增长,A站的渗透率基本保持稳定。
  据B站方面透露的数据,目前活跃用户超过1.5亿。而A站近年来由于资本的动荡,各方诉求不一,发展也波折不断,6年里换了三任CEO。
  据公开报道,2016年11月A站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总额2.5亿元,投资方为A股上市公司中文在线。从中文在线披露的公告来看,A站管理层持股已经高度稀释,现任首席财务官毛智海持股2.21%,现任首席执行官刘炎焱持股1.47%,管理层持股总额仅为3.68%。目前,第一大股东、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个人持股54.77%,第二大股东中文在线持股13.51%,第三大股东土豆文化持股13.23%,软银系4个公司总持股份额为12.98%。
  相比之下,B站的融资则很少公开报道。随着用户规模的快速增长,A站B站都开始了商业化探索。陈睿对本报记者透露:“B站的收入目前是来自于用户主动的消费,比如游戏、直播等这些项目。”
  从近两年B站的商业化动作也可以看出,围绕二次元,其在二次元手游代理、动漫主题旅游、漫展、虚拟偶像演唱会方面展开了一系列尝试,连续5年举办的线下活动BWL和2017年新推出的线下活动品牌BILIBILI WORLD在三天时间里,吸引超过10万人次观看。记者从中国银行山西省分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7月27日,该行成功为山西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发行专项扶贫债券5亿元,该笔债券系全国首单商业银行支持的专项扶贫债券。
  扶贫债券主要是通过市场化、透明化的直接融资,将募集资金用于精准扶贫项目建设、偿还精准扶贫项目借款或者补充精准扶贫项目营运资金的债务融资工具。募集活动旨在改善公路辐射区域国家级贫困县的交通出行条件,提升深度贫困地区的物流运输、旅游观光的服务能力。本次募集的5亿元资金将全部用于支持吕梁、忻州等深度贫困地区、革命老区的公路项目建设。
  据了解,本期专项扶贫债券由中国银行作为独家主承销商,发行利率4.83%,较同评级、同期限债券低50个基点。从认购情况看,在月末市场资金供给趋紧、资金利率攀升的情况下,认购倍数仍达到3倍,反映了社会各界对扶贫事业的关注和积极参与。
  哔哩哔哩弹幕网(B站)董事长陈睿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就B站影视剧大规模下架问题作出了回应,“B站近期影视剧下架是一次自我审查,纯粹是对于内容运营的策略性调整。”
  下架事件暴露出二次元视频网站的版权问题和内容监管压力,作为青少年小众趣味的二次元,已然成为监管的重点。艾媒咨询CEO张毅对记者表示:“视频现在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必然趋势,经历了野蛮生长的阶段,发展过程中存在很多违规的地方,这是难免的。现在的监管要求是必然的一步,但不会因为监管就没有机会。”
  与监管相比,商业化可能是更现实的问题。AcFun弹幕视频网(A站)、B站运营多年,虽然已经实现规模化运营,但始终无法实现盈利。在内容监管趋严之下,二次元网站如何保持用户黏性,找到盈利方向?分析人士认为,未来B站的商业化可能是围绕着“二次元”这个主题为中心展开,而并非是一个单纯的“二次元视频网站”的商业化运作。
  B站自查视频内容
  7月12日,A站B站同时下架大量影视视频,其中A站的影视区已经消失,电影、电视剧等内容被大范围调整。B站则下架了部分外国影视内容和国产剧、动画、纪录片、短视频等。
  这一下架被认为与此前监管部门的要求有关。6月22日,国家广电总局官网发布消息,要求新浪微博、A站、凤凰网等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以下简称“《许可证》”)的网站按照规定关停视听节目服务。
  从消息全文来看,传达了两方面的信息:一是新浪微博、A站、凤凰网等网站在不具备《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了视听节目服务;二是网站存在大量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
  “国家目前对互联网上的影视内容提出了一些规范性要求,我觉得B站的发展已经到了一定的阶段,需要对内容进行一些清查。” 7月23日,陈睿就B站影视剧大规模下架问题对本报记者表示。不过,他强调B站的下架并没有收到监管部门指令,“我们对于内容的审查以及对于部分影视剧内容的下架,纯粹是因为处于我们自己对于内容运营的策略性调整。”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A站B站主打二次元,接受度和受众偏小,主要受众是青少年,内容涉及到青少年价值观都不是小事,势必被严格监管,所以内容规范非常必要。”这一说法,本报记者也得到了B站相关人士的承认。
  影视剧内容下架对于A站B站的影响目前无法估算。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对于没有《许可证》的A站影响显然更大。从A站的声明来看,已关闭了影视区,特别是欧美影视的内容已全部下架,并严禁上传视听节目。
  极光大数据娱乐行业分析师娄梅静对本报记者表示,严厉监管的直接影响是较大规模的影视剧下架,部分偏好用户不得不转向其他网站,比如在影视剧储备方面做得比较好的腾讯视频等。从长远发展看,未来一段时间,A站B站在影视剧版权购买议价能力肯定是弱于腾讯视频、爱奇艺等平台,以后想围绕影视剧吸引用户会处于很弱势的地位。